主页 本院概述 新闻动态 公益事业 养生文化 企业文化 国学文化 交流活动 书画艺术 报刊图书 财富文化 视频 商城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推荐内容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贾芝

时间:2014-08-27 15:30来源:世华院 作者:财富文化委员会 点击:
北京世界华人文化院顾问

个人简历

 贾芝:著名教育家;
    男,汉族,原名贾植芝,1913年12月出生于山西省襄汾县。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中国文联第八届荣誉委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名誉主席、国际民间叙事研究会资深荣誉委员,北京世界华人文化院顾问。现代民间文学活动家﹑研究家。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李大钊先生的女婿。
    1938年,中法大学经济系毕业;   

贾芝著作

1948年,创办延安大学文艺系,任党总支书记兼系副主任;
    1950年,创办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历任党组书记、秘书长、副主席、名誉主席;
    1951年,参与创办人民文学出版社,任支部书记、编辑部主任;
    1955年,创办《民间文学》,任执行副主编;
    1979年,任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副主席;
    1980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1980年,创办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任社长;
    1982年,创办《民间文学论坛》任主编;


 辉煌人生
    贾芝常说自己是草根学者。因为民间文学是草根文学,研究民 间文学的自然就是草根学者。他还认为,与其说自己是一名学者,不如说自己是一名民间文学工作者——毛泽东革命文艺思想的执行、实践者。他一生致力于三个对接:学者和民众的对接,书斋与田野的对接,民族和世界的对接。
    从事民间文学研究的人就必须做到与民众的对接。贾芝说,我们不是仅仅把他们作为研究对象,而是要与之融为一体,完成心与心的交流。只有这样,采录的作品才能保持真实的原生态,升华出的理论才能指导实践而具有价值。几十年的学术生涯,贾芝结交了许许多多的朋友,其中有农民、牧民、干部、工人,也有歌手、故事家、民间艺人。在收获事业的同时, 也收获了一份份浓浓的亲情和友情。他认为,这是孤独寂寞的书斋学者所感受不到的快乐和幸福。
    1982年,贾芝提出了编纂《中国民间故事集成》、《中国歌谣集成》、《中国谚语集成》的想法,也就是学界所称的“民间文学三套集成”。以后,文化部、国家民委和中国民协联合组织实施。当时根据集成工作的需要,曾进行过为期数年的全国性民间文学普查,搜集原始资料逾40亿字,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民间文化抢救与保护方面最大也最有代表性的文化工程。


传媒播报

从民间来 到民间去

    理论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文化自信和思想成熟的表现。建立理论自信,是理论界、知识界的历史担当,也是实现伟大中国梦的重要条件。而唯有坚持实践出真知,深入实践、扎根一线,才能真正创造出具有中国特色的理论,才能让理论真正闪耀自信的光芒。本报今起推出《理论自信·学者风采》专栏,报道一批贾芝这样的专家学者,敬请读者关注。
    2012年12月12日,一辈子只能遇到一次的数字,他迎来了自己第100个生日。
    贾芝,成就卓著的民间文艺学家、民俗学家。他不仅是新中国民间文艺事业的开拓者、奠基人,而且是我国民间文艺界唯一健在的世纪老人。他一贯注意挖掘民间文化资源,为我国民间文艺事业的兴起与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贾芝著作“草根学者”的理论自信
    在长达80年的学术生涯中,这位自称“草根学者”的大家,始终坚守民间文艺阵地,积极致力于学者与民众的对接,书斋与田野的对接,民族与世界的对接。
    一位基层民间文化工作者曾对贾芝说,“你们做研究的,都是把民间活泼泼的活鱼晒成鱼干再去研究”。这话强烈地刺激了贾芝。因此,贾芝的研究从来就不在书斋里,而是坚持实地调查采录。
    贾芝说:“民间文学是民众的文学,研究首先必须做到与民众对接。不是仅仅把他们当作研究对象,而是与他们融为一体,完成心与心的交流,这样采录的作品才可能保持真正的原生态,这样升华出的理论才能指导实践而更具学术价值。”
    他给自己定下规矩:群众来信,每信必回;群众求助,有求必应。“那时候,我们家就是全国民间文化工作者的接待站。”贾芝的夫人金茂年笑着说,“每天至少五六拨人,最多的时候一天有十几拨。来的人,都管饭,有的还住在家里。”
    “我是草根学者,用的也全是草根方法。”贾芝不喜欢从理论到理论的研究方法。他绝少涉猎深奥的纯理论探索,论文大多是解决具体问题的。正是这种从民间来到民间去的“草根”研究方式,使他的学科建设具有更加绚丽多彩的活力。贾芝著作
“半壁江山”的拓荒之路
    “少数民族文学是中国文学的半壁江山”,这是共识。然而,时间倒退几十年,这却是个具有开创性的提法。
    率先提出这个理念的,就是贾芝。
    新中国建立之初,贾芝就认识到,少数民族文学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他说:“中国各民族的民间文学宝藏是这样丰富,而我们的工作整个说来还处于拓荒阶段。”于是,在接下来的60年里,他自觉承担起拓荒的重任。
    上世纪50年代末,贾芝起草并与何其芳一起斟酌修订了《中国各少数民族文学史和文学概况编写出版计划》(草案)等3个文件,下发全国。这是我国第一次对50多个民族的口头文学进行有计划的普查记录。从口头落到书面,把优秀的作品列入文化宝库,为科学研究提供大量资料,此举在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史上具有奠基和开创性的意义。
    结合实际工作的经验和需要,1958年7月,他提出著名的16字工作方针“全面搜集、重点整理、大力推广、加强研究”,沿用至今,影响深远。
三大史诗的生死抢救
    上世纪50年代,各少数民族的民间文学理论和作品的文字版凤毛麟角,在许多地处偏远,尤其是没有文字的民族中,更几近于零。贾芝适时提出“抢救”的口号,以“三大史诗”为龙头,各民族的民间文学搜集工作全面铺开。
    中国三大史诗指的是《格萨尔王》(藏族、蒙古族)、《玛纳斯》(柯尔克孜族)、《江格尔》(蒙古族)。作为口头流传的文学,史诗内容大多存在于民间艺人的头脑中,而能演唱史诗的,多为老人。贾芝曾访问过一位扎巴老人,他能完整地说唱《格萨尔王》。可遗憾的是,在听完扎巴老人演唱《格萨尔王》不久,贾芝却得知他不幸去世的消息。
    “抢救”,生死抢救,刻不容缓。他与3部史诗结下不解情缘。
    “文革”期间,《格萨尔王》被打成“大毒草”,贾芝因主持其搜集抢救工作而受株连,挨过批斗,但他始终没有放弃。“文革”结束,1978年6月24日,《光明日报》刊发贾芝的文章,声讨“四人帮”摧残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为给它平反大声呼吁。同年11月30日,《格萨尔王》平反大会在青海召开。
    1985年2月,贾芝带着3部史诗走出国门,参加芬兰史诗《卡勒瓦拉》出版150周年纪念活动。在研讨会上,他以《史诗在中国》为题,介绍了中国30多个民族的创世纪史诗和英雄史诗,尤其重点介绍了中国三大史诗,还特别介绍了民间艺人还在民间演唱这些史诗的情况。经过调查,贾芝发现在青藏高原及其他少数民族地区还有不少荷马式的游吟诗人在说唱传诵这些史诗。他的发言轰动一时,媒体称:“中国是一个史诗的宝库,史诗在中国还活着!”世界学者为之一振,“中国无史诗”的论调从此失去市场。-----光明日报

贾芝:百岁学人 草根情怀

    贾芝是位跨入百岁的世纪老人。在他的人生经历中实际掌管过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近半个世纪,在这个领域里他是唯一。他作过前国家领导人李鹏同志的老师,是李大钊的女婿,在延安时期参加革命,算得上资深革命家。他的理论每有建树、著作颇丰,是位令人景仰的学者。但他既没有腐朽的官气,也没有学究气,平易得不能再平易,浑身散发着草根的芳泽。
贾芝著作    贾芝95岁生日时,我去看望他。那天他有些身体不适卧床在家,礼节性问安后我们准备离开,临走时告诉他《中国歌谣集成》马上要结稿了。没想到老爷子跳下了床,先是唱起了延安时期的儿歌,接着背诵我们听起来“土得掉渣”的歌谣。贾芝的夫人金老师不好意思地说,“一说到民间文学他就魔怔了。”一位95岁的老者手舞足蹈唱儿歌时那种天真烂漫的可爱劲儿,可想而知。那天,临别时他还为在场每个人写了一幅书法作品,内容都是李大钊的名言。他不是那种老顽童式人物,身上没有那种看破红尘的玩世不恭。那是一种真正的童真,是草根文化学人的天真浪漫。我想,他就是为民间文学而生的。
    他的人生背景并没有使其眼光瞄向政界,深厚的学识也没有让他坐拥书斋沽名钓誉。中国的民间文学是新中国成立后的一门崭新的学科。他以一种草根式的学术方法创立了一套独特的民间文学研究方法与学术理念,与学术界通常的那一套学者个人做“系统研究”的传统方式,既拉开了距离又形成了互补。他人生的大部分精力都身体力行,并组织全国民间文艺工作者对正在失传的民间口头文学作品进行实地调查、搜集、采录和整理。他说“这是时代交给我们的任务。”这样做就是为我们的民族“保存国家的文化财富”。他反对坐在书斋里面壁苦思,提倡走出书斋、回归田野。他认为,一切艺术都源自民间,人民群众是文化的创造者。其实,他就是一位民间文化的创造者、守望者、传承者。他喜欢田野实践,不喜欢云端的高论。他不仅是民间文艺的知音,也是最懂得民间文艺的学者。其实民间文学的意义,更在于创造性而不在于学术性,要想真正了解和读懂民间文艺,更在于心灵之境界的沟通而不在于知识层面分析,这也许是他带给民间文艺工作者的启示。贾芝著作
    他与有“利用”价值或者能帮助自己改变人生地位的人近乎疏离。然而在他的周围却聚集着很多小人物,在他眼里,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是民间文学的宝藏。因此在他的工作制度中就有一条,即“群众来信,每信必回;群众求助,有求必应”。上世纪60年代,他组织了对于小人物的口头文学普查,就是被后来称作我国第一次对50多个民族口头文学进行的普查和记录,从而使得这些小人物身上的艺术光彩显示出瑰丽的科学价值。他编选出版了我国第一部史诗出版物《洪古尔》,而这是来自一位名叫边垣的作者从蒙古族民间艺人口中所记录的《江格尔》的章节。这部书的面世,改变了世界上一个关于“中国无史诗”的偏见。第一本在民间口口相传的《中国民间故事选》也是由他编选的。
    贾芝对自己的生活没有要求。在同事眼里他很抠门,花钱很吝啬。在干校时他有个宝物箱,大家都很好奇,有一天几个年轻人悄悄打开他的“宝箱”,里面藏的竟然是两个萝卜。他把所有的积蓄都用在了民间文学的收集上,煮一锅大白菜是家中最好的团圆饭,就是那种“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的人生境界。他心中最值钱的就是家里几大捆来自田野的口头文学手抄本和几大箱口头文学研究资料。你要让他为自己和生活的事找领导帮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知道他有一次找了国务院某位领导是为抢救民间文学的三套集成。
    贾芝喜欢自称是草根学者。而草根的生命力是最强的。贾芝跨入百岁那天我和赵实同志去医院看望他,他已住院近三年,体质很弱、交流有障碍,然而当赵实说到民间艺术的时候,他的脸上绽开了笑容。我想到了民间文学中那些美好的童话。有草根在,民间口头文学就不会消失,即使再大的野火烧过,春风后又是一片生机。-----人民日报

上一页:上一篇:沈一之   下一页:下一篇:邢贲思
相关阅读
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付款方式|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 招贤纳士|
Copyright(C)2009-2015 北京世界华人文化院 京ICP备09078082号-3 本网站版权所有“世华院”财富文化委员会,且拥有最终解释权。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十里居28号院12号楼1105 电话:010-64812041 财富文化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拂林园2号楼1001室。联系方式:010-64528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