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本院概述 新闻动态 公益事业 养生文化 企业文化 国学文化 交流活动 书画艺术 报刊图书 财富文化 视频 商城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推荐内容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云飞墨品》——何桐翼书画集

时间:2014-08-19 14:32来源:世华院 作者:财富文化委员会 点击:
诚重劳轻 求深愿达
  ——文/毛选选 写在《何桐翼书法集》出版之际
 
云飞墨品    韶光易逝!屈指算来,我认识何桐翼已有26年。
    1981年秋,我与桐翼相识于北京宣武书画学校书法研究班。那时,桐翼是总参某部干事,我是北空某部参谋。我们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无论对待本职工作,还是对待业余学习,都充满朝气与活力。周六晚、周日,如果没有战备值班和训练,便是我们业余学习的时间。那时,军人不许着便装,我们外出学习总是一身军装,一个军用挎包,言谈举止,不能不庄重严肃。
    桐翼长我几岁。他那时的楷书、行书已十分出众。尤其他挎包里经常带的那个速写本,上面有军营生活,有人物肖像,有名山大川,也有花草动物。取材丰富,造型准确,笔法洗练,构图精巧,更是让我钦羡不已!左汉桥当时在装甲兵部队工作,他是中央工艺美院毕业的老大学生,文化功底好,艺术造诣深,我们视他亦友亦师。他对桐翼的书法、速写有过很高评价,但对桐翼从事政工似不赞赏。他曾对桐翼说:“我从政工口逃出来,你却钻到政工口!”我至今不明其中就理。
    研究班结束后,我们的书画研习活动持续了二年左右时间。1986年冬,我调张家口市工作,此后五、六年,与桐翼失去了联系。
    1991年,当我们再次见面时,桐翼已是总参某部政委。职务高了,书法更加成熟了,酒量也见长不少,但待人的热情、诚恳一如既往,对艺术的痴迷、真诚一如既往。近些年,我们相继退休,在一起游山玩水,品茗论酒,谈天说地,切磋书艺的时间很多,了解更加深入,相处更加默契,可谓无话不谈的老朋友。
何桐翼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的友谊之所以能够持久,主要还是相同、相近的地方较多:为人处事——与人为善,与世无争,随遇而安;对待艺术——尊重传统,我用我法,为而不争;平素生活——能吃苦,无奢望,不攀比。由于有这些共通之处,我们便没有理由不友好、不亲近!
    桐翼的艺术修养是比较全面的。除了绘画,他于书法、篆刻下功夫最深。他自幼酷爱书法,初学颜真卿《多宝塔碑》,继学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碑》,打下了坚实的笔法、字法基础。行草书主要研习“二王”,对《兰亭序》研习最久,把玩最深。隶书主要临习《张迁碑》、《乙瑛碑》等,对汉魏浑穆苍茫,大气磅礴的书风颇有心得。近些年,他专攻《张猛龙碑》、《爨宝子碑》、《爨龙颜碑》等,对魏碑已经得心应手。不仅如此,他还将魏碑的方折笔法融入行草,书风从温润闲雅,变得遒劲峻拔,一时间让周围同行刮目相看。他的小楷书,我过去见得不多,最近见他写给几位朋友的小楷扇面,用笔工稳,点画精到,神完气足。他写小楷扇面,也像他做人一样,不偷懒、不应付,经常一写便是三五百字。
    桐翼的书法,在相当长时间里,似乎以“中和”之美为追求目标。中锋运笔,笔笔不苟,书风儒雅,气度平和。近几年,明显地有一种创新求变意识。从笔法、章法,乃至墨法,强调节奏,强调变化,作品中多了激情与活力,书风变得雄强、泼辣起来。与此同时,作品中的生涩感也明显存在,似乎胆子还不够大,书法还不够放。这种探索、这种实践无疑是有益的、必要的,我衷心期盼桐翼成功地完成这种蜕变,跨入一个更高更新的艺术境界。
何桐翼书法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东汉赵壹在《非草书》中的几句话:“人各殊气血,异筋骨,……书之好丑,在心在手,可强为哉?”变化气质,方能变化书迹,但气质的变化是需要时日的。多年形成的习惯不易改变,性格中的因素更难突破。桐翼何不顺着自己温厚的性情,循着已经大体形的平和典雅书风,走向平淡天真,大朴大美的新境界?这仅仅是一点随想,供老友参考。
    桐翼学篆刻稍晚于书法,大约在上初中时,已开始操刀治石。1970年,他调北京工作后,从摹拟汉印入手,进入专业正途。在对汉印有所心得之后,他选择了清代篆刻大家钱松作为研究重点。桐翼的篆刻,结篆精审,刀法细腻,态度之严肃胜于书法。他为朋友治印,经常要琢磨好长时间,从不率意为之。他给我刻的两方印,我觉得很精到,他几次说有不少遗憾。为人、为艺,他总是那么真诚!
    桐翼尚武,这是我很长时间里不曾知道的。几年前,我给他家里打电话,他的老伴说人去天坛公园了。后来才知道,他几乎每天上午都在天坛公园练剑、打拳。我到他家里一看,刀枪剑戟一应俱全,还有一个专门陈列兵器的大架子。桐翼说,老家有习武风尚,他从小受到熏染,喜欢舞枪弄棒。上班时没有时间,退休之后,习武便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桐翼近年的书风转变,是否与武艺渐进有所关联呢?
    古人云:“言贵尽心。”对老友、老友的书法篆刻,我想到哪说到哪,说得对不对,未认真去想,但我说的是心里话。我们还不算老,我们也不懒惰,我们对艺术有一颗真诚的心,我想我们还能有所进步。“诚重劳轻,求深愿达”,我用《圣教序》中的两句话,与老友共勉!
《何桐翼书画集》内页风采
 
何桐翼画册

何桐翼内页

何桐翼书画集

何桐翼书画集

上一页:上一篇:张骥先生书法力作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   下一页:下一篇:平凡之处多奇崛
相关阅读
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付款方式|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 招贤纳士|
Copyright(C)2009-2015 北京世界华人文化院 京ICP备09078082号-3 本网站版权所有“世华院”财富文化委员会,且拥有最终解释权。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十里居28号院12号楼1105 电话:010-64812041 财富文化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拂林园2号楼1001室。联系方式:010-64528499